反组织盯上伟哥 2012年奥运会将可能禁用

“蓝色小药片”伟哥也叫“万艾可”,它的最主要功效尽人皆知。现在,伟哥已经被高度怀疑为。

世界反组织(WADA)甚至指出,在北京奥运会中一定有一些耐力项目运动员通过服用伟哥来提高运动能力。这个最近一年来颇有作为的组织正委托两家美国大学,深入研究伟哥的运动作用,一旦获得了足够依据,会迅速做出决定,服用伟哥者禁止参赛。

19岁的乔治·多尼就读于美国玛丽伍德大学,最近他和自己长曲棍球队(一种带网兜的球杆接球、传球的运动项目,在北美非常流行)的队友,志愿参加了一个令家人朋友匪夷所思的药物测试。

这些显然无需服用伟哥的年轻人在学校药理研究室的安排下,定期服用伟哥。他们参加训练和比赛的种种生理和运动指标被汇总起来,试图通过这些数据来证明,服用伟哥的运动员可以异常廉价地获得优势。

实验室给多尼以及其他参与测试的学生都起了一个绰号,身边的亲朋好友们经常会就此取笑多尼。多尼自己则轻松自在地将参与测试的全过程感受每日写在自己FACEBOOK网页之上,与好友们共享。

他接受检测的照片还出现在了《》的体育版上,靠打长曲棍球,这个小伙子一辈子也不可能让自己的影像定格在全国性大报上。

在世界反组织的资助下,迈阿密大学也参与到伟哥的运动功效研究之中,他们的任务是要论证,伟哥在海平面的作用是否像高原地区那般明显。

其实在几年前,美国反组织就曾经发出警告,伟哥有被滥用为的可能。早在2000年,美国人便给四条腿的运动员——赛马服用伟哥。近几年,国际专业药检机构则在运动员的尿液样本里检测出了伟哥成分。位于美国加州的巴尔科(BALCO)实验室,因专门为顶级运动员(如女飞人琼斯)提供营养补充剂而臭名昭著。老板维克多·孔特曾信誓旦旦地说:我们这儿所有的运动员都服用伟哥。

其实去年5月,在的重灾区——职业自行车比赛中就爆出了伟哥的踪影:意大利选手莫勒塔因为检测呈阳性而被逐出比赛,此类消息连绵不断,只是后来意大利警方从这位车手的父亲驾驶的车上搜出了82粒蓝色小药片之后,故事才显得前所未有的扑朔迷离起来。警方怀疑,蓝色的小药片为何要被伪装存储在牙膏盒之中。因为没有相关的条例和禁药规定,那一次蓝色小药片与之间没有被画上等号。

可能就是从那时起,WADA密切关注这一款虽然廉价但极有可能极为高效的具有超级隐蔽性的了。

据初步的研究结果表明,服用伟哥的运动员在运动中会比较明显地因为其特殊的药效,扩张血管,增强心脏的血液输出能力,提高携氧量,让肌有更强的耐力。

科学家们的研究会更加细致一些。玛丽伍德大学人类机能研究室的负责人认为,伟哥的作用很大,能让运动员们在高原比赛的时候,身体机能可以战胜高原的挑战,感觉自己仿佛是在接近海平面的状况下比赛。

2006年,斯坦福大学学报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也在呼应这个观点。据测试,部分服用了伟哥的自行车运动员在海拔3800米的高原进行10公里比赛,体能提高了40%。科学家希望由此得出结论:伟哥在高原上的运动功效比海平面更有功效。

并非所有的科学家都持这样的观点。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检测中心的主任坚持认为,目前尚不能完全轻松地得出伟哥属性的结论,因为大量的运动员并不是靠单一服用伟哥来提高机能。2005年,美国职业棒球大联盟的球员勒梅洛被查出服用,据他供认,多数运动员服用伟哥是为了提高类固醇药物的药效,加快训练后身体的恢复。

当然,某些运动员服用伟哥,目的可能真的很单纯。就像芬必得能镇痛、阿司匹林能解热抗感冒一样,吃伟哥就是治ED(勃起功能障碍),而这三种药物都不是。

两所美国大学的研究预计将到明年2月结束,他们的结果将会作为WADA明年9月决定是否将伟哥列为禁药的重要科学依据。目前最为主流的观点是:服用伟哥后,运动员在越野自行车、长跑和越野滑雪方面可以获得不正当的体能优势。蓝色小药片不会再继续逍遥法外了。 杨体

hthcom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